眼遇 設為首頁 登陸

北京工地“看火人”:緊盯焊花一盯就是十小時

2017年10月12日16:16來源:北京晚報

劉俊俊(右)每天都要及時把現場的工具收拾好,一點火災隱患也不能留下。

  劉俊俊 “看火人”

  緊盯焊花一盯就是十小時

  林立的塔吊、密密麻麻的腳手架、縱橫交錯的壕溝,還有攀附在樓壁上的蜘蛛人……這樣的場面,這樣的工人,總留在人們對大工程、大工地的印象中,可是還有那么一些特殊的工種、特殊的工人,如果不到工地,永遠無法了解他們。在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設工地上,“看火人”就是其中之一。

  感悟

  “我想說謝謝有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設這個平臺,讓我在養家的同時,見證了一座新城的崛起。 當我聽說我這是給市政府建設的辦公區,真的覺得很光榮。希望咱們國家越來越好,讓老百姓生活得更好。”

  ——劉俊俊

小傳

  劉俊俊,女,漢族,河南周口鹿邑縣人。

  2017年6月27日到城市副中心工作前做過玩具制作、皮鞋加工、食品加工。

  半年前,她來到城市副中心建設工地,成為一名“看火員”。她每天的時刻表是:早上5時30分起床,1小時后進入工地“看火”,12時到14時休息,14時到18時“看火”,每天一站就是10個小時。

  “剛來北京,就能建一座新城”

  “工地上,焊槍還沒有點火,他們就得打掃施工現場,焊點的下面一根棉絲兒也不能有,然后備好滅火器、水桶,一桶水有20升,有時要提幾層樓。開工一點火,‘看火人’就得盯在這兒了,并且人隨火走,焊槍的火到哪里,‘看火人’就得在哪里。一天下來,連水桶帶滅火器,至少要挪上十多次。晚上收工,要把施工現場打掃干凈。這是沒有什么事兒,可要是發生了火險,哪怕是一點點兒,看火人就得第一個沖上去,因為他們是工程安全的第一道保險……工作程序看似‘簡單’的看火人,可責任重!”中建一局北京城市副中心項目部工長杜蟬說。

  午休時,記者在工地邊見到了看火人——劉俊俊。

  “我是河南周口人,今年28歲,來北京半年多了,一直在北京城市副中心中建一局項目部的工地上,一直看著火,也看著副中心一層層地建起來。”半蹲在地上的她,還沒等記者問就自我介紹起來。

  臉被曬得黑里發紅的劉俊俊說話時總是笑著。看上去顯得很結實的她,頭戴黃色的安全帽,身上穿著橘紅色的工作服,總是下意識地看下左臂上的紅色安全袖標。

  俊俊告訴記者,來北京前,在河南老家也干建筑。不過是搬搬磚、和和灰什么的,也就是平常所說的“小工”。弄個二層小樓都算是大工程了。

  沒想到一來北京,就進了城市副中心工地。剛來時,嚇了一大跳,這么大的一片呀!這不是建一個城嗎?

  “我能在工地上干什么呀!”見到這座“新城”劉俊俊不知所措了。

  “每個工地少不了,只是不為人知”

  劉俊俊還記得,來城市副中心工地的第一天,中建一局副中心項目部的工長杜蟬找到她,說給安排一項最重要的工作——“看火”。

  劉俊俊腦子有點犯暈。從沒聽說過工地上還有這活兒,看什么火呀?崗前培訓后劉俊俊明白了。看火,就是保工地上的安全,哪有火,她就得沖到哪里,沒有火,她得保證工地上沒有火災隱患。

  看著記者有點茫然,擦了擦汗的劉俊俊說,要不我上班,你一看就知道了。“簡單著呢!”就是這“簡單的活兒”在工長杜蟬的眼里,太辛苦了。這每個大工地都少不了“看火人”,只是不被外人所知罷了……

  8月初的下午,北京城市副中心B2工地頂層,30多攝氏度的高溫暴曬著施工現場,站在那兒,隔著膠鞋,依然覺得燙腳,四處飛濺的焊花把周圍的空氣都快烤干了。下午3時喘氣都有點燙嗓子,記者站了不到10分鐘,頭就有點發昏了。

  “沒事兒,哪個工人不是這么干,不就是為按時保質地完工嗎?”劉俊俊邊說邊巡視了一下現場,沒有發現什么紙屑、線頭,只是將掉在地上的一些焊花掃到垃圾桶里,又把滅火器往焊點挪了挪。

  “看著簡單,也有看不見的難受”

  一切正常,劉俊俊示意焊工點火。站在腳手架下,她的臉被烤得更紅了,眼睛始終不離頭頂上的焊槍,零散的焊花四落,她只是稍稍斜一斜身。中間,焊工檢查焊接面的時候,她才會提著水桶,拎著滅火器轉向另一個焊點。

  今天已站了7個小時的劉俊俊,到下班還要再站3個小時,站著“看火”。

  在B2頂層的工地上,像劉俊俊這樣的看火人有三四位,看著十多個焊槍的火。而整個城市副中心工地,這樣的看火人不計其數,而各工種流動的工人就更多了……

  在工地上,干著最“簡單”工種的“看火人”,卻有看不見的難受,這些要是不說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

  一是身體難受。“一天站上10個小時,仰著頭看三四個火點,提著水桶,拎著滅火器來回走。別看施工面不大,有時一天要搬上幾十次。下了班腰和脖子都僵得動不了。

  二是皮膚難受。每遇大面積焊接時,焊花特別多,難免會濺到身上。尤其是夏天,穿得少,每隔幾天就會燙一個小泡。再加上火烤日曬,不斷地出汗,有的看火人還會得皮炎。

  三是眼睛難受。“看火人”最怕的就是被弧光打眼。雖然培訓教了預防措施,可總是避免不了。尤其是剛上崗的新人,打了眼,眼睛脹得生疼,晚上都睡不好。

  為了避免這些,劉俊俊和她的姐妹們琢磨了幾個絕招兒:戴安全帽和穿安全服時,把帶子勒得緊緊的,就像加了個頸托和腰托;上崗前多擦點凡士林,又便宜又好用;看火時,往下只盯著焊花……

  說到工地上的姐妹們,劉俊俊又笑了,自豪地說:“我們這里,有一個還是研究生呢。她特意跑到這兒來實習,就想體驗‘新城’工地的生活,她也是‘看火人’。”

  在工地,記者沒有見到那位研究生。工長杜蟬說,這幾天,她因為過敏回家休息了。說起原因,可能是天太熱了吧!

  本報記者 龍露 J029 白繼開 攝

編輯:譚敏

相關新聞

    手机看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