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設為首頁 登陸

圓明園壘起文物長城 已從周邊地區收回8萬余件文物

2017年10月11日07:56來源:北京晨報

圓明園壘起文物長城 已從周邊地區收回8萬余件文物

圓明園壘起文物長城

八萬余件虎皮石、石構件、城磚回歸故園 一畝園拆遷區域圓明園老磚被“搶救”保護

罹劫157年終有歸期

1860年10月18日,圓明園被英法聯軍劫掠并燒毀。今年,圓明園即將迎來罹劫157周年。

圓明園九州景區,圓明園管理處文物考古科副科長張建忠的辦公室里,有一座從拆遷民房地基里“刨”回來的黃色琉璃構件,已被確定是圓明園的物件兒。

琉璃構件殘破、斷裂,滿身染滿歲月塵霜,大約是一個角獸的一部分。當年,它本來安安靜靜自得其樂待在大宮門附近一隅,立在某處檐角上,驕傲地俯視皇家氣象、西山風光。

圓明園壘起文物長城 已從周邊地區收回8萬余件文物

大宮門附近的這一個琉璃構件,經歷了一段跌宕起伏、又深埋地下多年后,終得回歸故園。

有那么一天,皇家園林罹難。之后的百年歲月變遷里,火、木、石、土“四劫”紛至沓來。

覆巢之下,并無完卵,曾經流光溢彩的琉璃件就此墜入塵泥,塵埃撲面,傷痕累累。附近一畝園居住的一個平頭老百姓好奇地將它撿了回去,一邊往家走,一邊也許嘴里還嘖嘖稱贊著“真好看,這是皇帝的物件兒吧”。

但這東西畢竟沒實用,也不能當飯吃,撿回去的人便隨手擱置在了自家房屋的角落里,充個裝飾擺件。

再往后,這家人翻建房子。此時距離撿回來琉璃件已有十多年或者數十年了,歲月流逝,人換了一茬,曾經光鮮的琉璃件滿面塵霜,被隨意丟棄在院中,和垃圾擱在一處。撿它回來的人的后人,翻建房子深挖地基時,直接將它和院中其他垃圾一起扔到了地基里,夯實后蓋新樓。

從此,它再未見過天日。

時光流轉到了2017年。圓明園文物回收工作組的王春玉和白建國在一畝園拆遷現場的民房地基里,刨出了這塊琉璃件。它被珍重抱在懷里,一路捧回了圓明園。

至此,大宮門附近的這一個琉璃構件,經歷了一段跌宕起伏、又深埋地下多年后,終得回歸故園。

像大宮門琉璃構件這樣,屬于圓明園卻流散園外的虎皮石、石構件、城磚等建筑構件,近年來通過在周邊區域的“搶救性”回收,圓明園已經收回8萬余件,在園內南北兩處壘起了兩道“文物長城”。

圓明園壘起文物長城 已從周邊地區收回8萬余件文物

圓明園管理處文物考古科副科長張建忠的辦公室里堆滿了碎瓷、磚瓦。

圓明園文物得到哪些保護?

回歸流散文物·8萬余件

與圓明園周邊區域的搬遷騰退同步,圓明園專門成立了文物回收工作組,到目前為止已收回虎皮石、石構件、城磚等文物8萬余件,在園內形成了兩道壯觀的“文物長城”。

考古出土文物·5萬余件

圓明園以“遺址”定義公園,對全區域進行考古勘探,現已正式考古發掘西洋樓、如園、紫碧山房、大宮門等遺址,發掘出土文物有地暖瓷磚、葫蘆夾、琉璃構件、玉器、青銅器、鎏金象首等5萬余件,并將新出土的珍貴文物展示給公眾,讓文物“活起來”。

文物保護投入·5000多萬元

圓明園對文物保護投入達5000多萬元,安裝監控探頭達1100多個。去年5月,西洋樓區域加裝木棧道,減少游人踩踏。去年6月,完成了萬方安和遺址清理維護,向游人開放。去年7月,對海晏堂蓄水樓梯形夯土臺遺址進行加固保護。今年3月,西洋樓片區運行動態信息及監測預警系統,對石構件的移位、安全、病害以及游人行為進行監管。

流散磚瓦均應收盡收

圓明園西部的九州景區,游客不如南部的綺春園和東部的長春園多,一眼望去,只有空闊的遺址,芳草萋萋。唯有景點指示牌標注的長春仙館、山高水長、正大光明,提醒著游客這片廢墟上曾有的輝煌。

在緊挨南墻的墻根下,綿延20多米的虎皮石、石構件、城磚等文物,“筑”成了一道壯觀的“文物長城”(右圖)。“隨著圓明園周邊區域的搬遷騰退,我們從2015年開始專門成立了文物回收工作組,目前已經從圓明園周邊地區收回8萬余件文物,一塊磚、一方條石、一件柱礎就算一件文物。”圓明園管理處文物考古科科長陳輝告訴北京晨報記者。

夕陽余暉落在這些飽經滄桑的磚、石、瓦上,令它們更擁有了歲月變遷的沉靜。過去的它們光鮮而輝煌,有的鋪在御道上,迎接的是帝后的步輦,后來它們又因劫難流散于圓明園周邊區域,如今在圓明園文物回收工作組的“搶救性”回收下,終于一一回到故園。游玩路過的游客不知道它們曾經歷了什么,只會好奇地問:“這些破破爛爛的磚石,堆在這里是干嗎呢?”

1860年英法聯軍劫掠、火燒圓明園后,一直到上世紀60年代,圓明園都處于無管理狀態,無論單位或個人,都可以隨意從圓明園拉走“建筑材料”,充作私用。陳輝說,被拉走的這些屬于圓明園的磚、石、瓦,從可觀賞性和藝術價值的角度看,文物價值比不上諸多世人矚目的圓明園流散文物。“但是,作為考古遺址公園,圓明園有義務讓圓明園文物回歸自己原來的家,不管是身在異鄉的珍貴流散文物,還是亂世中流散出園的哪怕一磚一瓦,做到‘應收盡收’。因為哪怕是一塊沒有雕花沒有文字的磚石,都凝聚著源于一段凄愴歷史的情感價值——它是圓明園的東西。”

全新展示區年內見面

已回歸圓明園的流散文物,如今都收藏于何處、通過什么平臺進行展覽展示?陳輝告訴記者,目前圓明園建有兩處庫房,其中一處為精品文物庫房,明年計劃按照首博標準來進行改造,打造為集文物修復、文物拍攝、文物鑒賞和珍品文物收藏于一體的文物庫房;另一處庫房則專門存放磚石類等大型文物。而游客在園中可以看到的流散文物,除了南北兩處“文物長城”外,還有專門的圓明園流散文物展區。

圓明園流散文物展區正在醞釀“升級”和“搬家”。記者獲悉,為了更好保護和展示流散文物,圓明園計劃選擇更合適的天心水面廣場進行保護性展示,流散文物搬遷和展示方案最近剛確定,即將進入實施階段。“我們在流散文物展區有80多件文物,都是自上世紀80、90年代起陸續收回的,有個人捐贈,也有單位捐贈。”陳輝說。比如有從北大最早回歸的“柳浪聞鶯”坊楣、流杯亭基座,也有從市民個人手中回歸的大水法石魚、西洋石構件,其中不乏文物級別高的精美藝術品。

陳輝說,文物的搬運需要十分慎重,新展覽區的設計方案也值得推敲——如何擺放更藝術、更能凸顯文物價值,這些都進行了較長時間的論證。比如,“柳浪聞鶯”坊楣作為二級文物,文物價值較高,擬擺放在顯著位置,好讓更多游客能關注到、欣賞到文物的魅力。“我們計劃為每一件流散文物都制作保護罩,根據體量大小‘量體裁衣’,以保護石刻不受自然侵蝕和人為刻畫。”陳輝說。同時還將設計具有美感的展覽空間,設計合理的游覽路線;并會向游客提供富有歷史文化內涵的展示解說。據悉,今年內,圓明園游客就有望能參觀全新的流散文物展區。

本版文并攝 北京晨報記者 王海亮

編輯:魏蔚

相關新聞

    手机看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