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設為首頁 登陸

古宅收藏悄然興起 收藏歷史收藏記憶

2017年10月10日08:03來源:羊城晚報

古宅收藏悄然興起 收藏歷史收藏記憶

保護與增值如何平衡?

古宅收藏悄然興起 收藏歷史收藏記憶

特邀嘉賓 湯國華: 廣州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嶺南建筑研究所所長,建筑學博士,嶺南建筑流派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羊城晚報記者 陳澤云 孫晶

實習生 吳瑕

潛心畫棟亦雕梁,恍如隔世散古香。作為傳統建筑文化的代表,古宅在近年來在收藏市場上開始走紅。不少知名地產商如黃文仔、翟美卿等紛紛投資古宅收藏。不過,市場升溫伴隨著爭議,2013年,成龍將自己收藏的4棟徽派古宅捐贈給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引起了很大爭議。因為成龍認為,國內的古宅保護現狀不容樂觀,而新加坡卻能給古宅以“精心呵護”。古宅具有什么樣的收藏價值?在收藏古宅時需要注意哪些問題?什么樣的收藏方式才是對古宅最好的保護?本期名家話收藏欄目專門邀請了嶺南建筑研究專家湯國華教授和民間古宅收藏家彭治華一起來分享古宅保護和收藏的精彩觀點。

A 現狀 古宅收藏熱 但原址收藏難

趙利平:這幾年古宅收藏開始熱門起來,為什么會有這種現象?古宅收藏市場的現狀如何?

彭治華:這是一種回歸傳統的潮流,古宅具有深厚的歷史性和文化性。別墅是“富”,古宅是“貴”,貴在文化內涵。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從富到貴,有些人通過收藏古宅來涵養心胸,追求情懷。

湯國華:一間古屋會有很多記憶。比如你跟兒孫在這里玩過,在你百年之后,你的兒孫會回憶起跟你在這間屋玩耍的時光。這種場景記憶很珍貴,收藏古宅也是一種精神寄托。

不過,有些人收藏古宅后會將古宅整體遷移走,比如此前成龍捐古宅到新加坡,就引起了爭議。去年國家五部委發出了緊急通知,現在已經不允許古宅文物出境了。用法令來禁止是有道理的。如果有錢就買,買了就拆走,這樣古村落都保不住了,根沒有了,鄉愁也沒有了。

不僅如此,古宅遷移也是不提倡的。曾經有段時間,古村成片搬遷,進行異地保護,騰出地來搞開發,這樣的做法流行了一段時間后被禁止。因為我們的古宅除了本身的價值外,還有環境的價值,包括地點的真實性。把古宅搬走,整體價值就會下降。

趙利平:古宅文物不可移動,那民居這些非文物呢?

湯國華:目前國家沒有明確表態,但有明文規定禁止出境。現在需要考慮的是如何能進行原址保護,同時改善當地人的生活條件。我個人的態度是,要堅持原址保護,原址收藏。

彭治華:從古宅保護的角度,我也不贊成古屋的遷移。但另一方面,古宅原址保護確實很困難,國家投入資金不足,社會認識不夠,后人不珍惜。比如我買這套“兆年家塾”的時候,屋主的后人根本不知道這套屋的價值。其實古宅的價值不在一磚一瓦,而是在整個文化價值、歷史價值、建筑價值。只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異地保護。這就像一個孤兒被人收養,讓他健康成長總比讓他夭折要好。古宅是文化和根的問題,如果能夠在當地“養”大,那是最好的了。

B 樂趣 是享受也是學習

趙利平:這間“兆年家塾”你是如何收藏和保護的?古宅收藏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彭治華:我是2006年很偶然的機會買了“兆年家塾”。當時對古宅的了解很膚淺,后來慢慢喜歡上了。之后去江西、浙江考察,就入了這行。積累了經驗后,我把“兆年家塾”缺失的木雕、磚雕等慢慢地添上去,開始追根溯源,查到這間屋始建于清末光緒年間,由時任梅州平遠縣知縣李瑞征建造,他所著《平遠縣驛站錢糧交待清冊》在國家圖書館有收藏,我就去北京復印了回來。

我去各地考察的時候到過一些舊村,甚至是花幾個小時才能上去的山區,吃當地的食物,結交了很多朋友,見識了很多東西,每個宅都有很多歷史信息,這是一個學習、增長見識的過程,也是享受的過程。我是邊學邊收屋,目前已經參與收藏了30多間古屋。現在我去到一些爛屋、爛村,看過之后就大概知道修好后是什么樣子了,因為我已經走過了所有修復的過程。

趙利平:走了那么多地方,看了那么多,收了這么多民居,過程中給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彭治華:感觸最深的就是先輩們的偉大。東方建筑尤其是我們的中國宅是很有特點的,歷史最為悠久,且極具文化性,包含了很多文化元素。現在要全面恢復傳統古宅是不現實的,因為已經沒有當時的工藝和材料,也沒有土地條件。所以對于保留下來的,就必須珍惜。

但讓我最痛心的是,一些古村,幾年前看只是爛了一點點,現在再去看就爛了很多。江西撫州有非常多的歷史文化名村,我們之前去看過,后來發現經常會漏雨,一漏雨,房梁、木雕基本都爛了。

C 保養 日常維護很重要

趙利平:古宅都經過時間和自然的洗練,那么,古宅的修護和保養需要注意什么?

彭治華:買一間古屋是一種享受,但是你有保護她的責任。比如墻板上出現斑斑點點的東西,可以將材料浸白灰水,這樣可以將里面的沙眼填充,又殺蟲,這樣能保護很長時間。應該制定一個保養計劃,什么時候翻新一次,像磚木結構的,一般10年一小修,30年一大修,日常維護的好,一般不會有什么大問題。

另一方面,缺失的東西盡量補上去,能找到原件最好。因為古宅的價值就在于真實性和完整性,真實但不完整,建筑的價值就沒達到最高水平。

古宅最好是保持最初的模樣,但是對于普通民居,保持健康的狀態最重要,不用刻意制造滄桑感。

D 心態 買古宅就像領養孩子

趙利平:有些人買古宅就是玩一下的心態,擺在這里當一件文物,但他們未必會愿意再投入心力去保養,只是當一種投資,等過段時間就高價賣了,這個過程中就沒保養了。目前有沒有什么好的措施來制止這種行為?

彭治華:我在江浙考察的時候,看到一些古宅需要異地保護的,當地政府會去登記,整理好資料,你喜歡的話就給你收藏保護,但是政府會跟進,看你搬到了哪里,有沒有保護好,甚至交待了當地的文物保護部門跟進。如果保護得不好,就會加以提醒,可能有處罰措施,這樣你就知道你是有責任的了。

湯國華:現在的文物保護機構,對文物和非文物分得很清,不是文物就不歸他的工作范疇。但我覺得,有些古宅不是文物,但確實是文化遺產,買賣的時候應該簽一個保證書,這就跟領養一個孩子似的,你要保證不虐待他,給他飯吃,不能給了你,你轉手就賣錢了。同時,政府要加大投入的力度,做好古宅普查工作,評估哪些古宅可以移的,要有專門委員會去跟進和指導,也可以委托民間的專門機構去跟進。

趙利平:聽說你現在把一些古屋經營成酒店,是想用這種方式來復活古屋嗎?

彭治華:這是一種探索。傳統古宅所具有的文化氣息,擁有的古雅味道和氣氛是現在新的古宅無法比的。

湯國華:現在國家鼓勵私有古宅開放成民宿,這是對古宅面貌恢復、保護和使用的一種方式。現在廣州市文物的現狀是,大部分是閑置、荒廢的,除了掛一個牌之外,很少有跟進工作。我建議,既然現在廣州有這么多閑置的文物,不如成立一個古宅保護委員會,招募一些真心喜歡的熱心人士,讓他們使用,甚至作為商業用途都可以,因為古宅用起來容易保護,不用才容易爛,那些霉菌、蜘蛛網對建筑傷害很大。

E 市場 稀缺資源價格會更高

趙利平:古宅收藏門檻較高,現在收藏古宅的主要是哪些人?

彭治華:有做旅游項目的人,還有一些私人老板,或者像成龍這樣的明星,不一定是房地產商。這個行業很挑人,第一,要很喜歡,甚至將其作為職業來發展;第二,要有錢;第三,要有地,因為很多人買了沒地方放,很容易變成違章建筑。

趙利平:古宅總量畢竟是有限的,古宅收藏的前景如何?

彭治華:首先,我買古宅,以保護為主,保護好價值才高,也不排除增值之后高價賣出,這種行為我是贊成的,因為如果沒辦法轉化為貨幣的話,就沒法繼續下去。還有如果政策禁止賣、移了,市場就停了,所以我希望能出臺相應的政策,允許非保護性的、私人的建筑進行買賣,但要有相應的指導和跟進保護的措施。

進入市場總有風險,你也不知道以后會怎么樣。但古宅是稀缺的不可再生資源,你不可能再建起一座這樣的古宅了,在市場上會越炒越高。加上國家在古宅保護方面也采取了措施,比如國家公布的歷史文化名村,古宅全部要登記,列入其中的基本都是買不到的。其他被文保部門登記了的文物也是拆不了的。社會上對古宅保護的意識也會慢慢提高,我估計慢慢古屋就拆不了了。

但現階段來說,為了傳承傳統文化,將這些古屋收購,總比被房地產商收走拆掉好。但收購之后要維護好,不要求他“返老還童”,但希望做到“延年益壽”,這些古宅保護好的話,再住兩三百年不是問題。

編輯:魏蔚

相關新聞

    手机看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